×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高倉健「最後的情人」到底長什麼樣?為啥把高倉健吃得死死的?

漫果儿 2022/02/18

高倉健去世一年半後,日本影迷因為一件事炸鍋了—— 高倉健的豪宅被拆了!

從影六十年、拍過205部電影的高倉健,實屬影迷心目中的第一映畫俳優!他走後,高倉健這個名字簡直就是日本非物質文化遺產般的存在。

SO,這幢豪宅,就不僅僅是一幢房子那麼簡單了。

自打上世紀七十年代以來,這裡一直是影迷們朝聖的所在。巍峨的山牆仿佛高倉健那張冷峻的面孔,牆頭長年點綴著常春藤,一抹綠意,枝枝蔓蔓,又仿佛是鐵漢一雙柔情的眼。

然而這一切很快不復存在,一時間影迷們從情感上無法接受。

一、先來說說,高倉健這幢豪宅是怎麼個豪法!

首先,它位于世田谷區瀨田町,是東京二十三個轄區中最豪的富人區。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泡沫經濟最先富起來的那一輩土豪,基本都住在這裡。

2015年,日本有一款非常好玩的綜藝節目《熬夜從週一開始》隨機採訪路人,問到的題目是——「您認為住在世田谷區的都是些什麼人?」

有位美女幾乎是脫口而出:「當然是Rich People!(有錢人)」

隨著節目的播出,Rich People成了熱梗!世田谷區都是有錢人全日本都知道,是有錢人鄙視鏈的最上端。這姑娘如此囂張地將這個結論擺上檯面,直白紮心,當然成了網友尋開心的物件。這位美女沒事就被人拎出來吊打——「哦,那位rich people最近怎麼樣了,好像好久沒消息了耶!」

最近電視臺記者探聽的情況是,這位美女由于受Y情影響導致工作室破產,搬出了Rich People聚集的東京世谷田區。全區923228位居民又少了一個!

高倉健的家是這裡無數「有錢人」的一員,位置相對優越一些,天氣晴朗的時候可以遙望富士山,順著家裡的窗子俯視,可以看到牆外的摩川河。

整座建築占地260坪,總價為6.5億日元!

影迷們還曾盼望這裡成為高倉健的個人紀念館,然而這一切轉瞬之間化為泡影,眼前唯有一片殘垣斷瓦,似乎在向人們傾訴著自己的無妄之災——

這到底是誰幹的?簡直太不像話了!

一些影迷當即就要衝進施工現場,而工頭表示自己很無辜, 讓人們去問「宅子的主人」——小田桑!人們正在詫異之時,突然沖出來一位兇悍的中年婦女,板著臉,厲聲呵斥,推搡著這些「不速之客」,將他們一一趕出工地現場。

那麼,這位小田桑到底是誰呢?

情人麼?這樣喜歡「拆家」的情人也是絕無僅有。

高倉健當年之所以將家安置在這裡,是因為此地距離江利智惠美世田谷區的法德寺的墓地很近,走路僅用7分鐘,有為妻子守靈之意。

有粉絲猜測,這位「小田桑」是由于被高倉健隱匿得太久,出于嫉妒與憤懣,徹底鏟平了這幢建築。

「小田桑」的種種拆家之舉一石激起千層浪,引發了日本民眾無限的好奇之心。強大的線民很快搜集到一些資料,比如,不僅高倉健這幢豪宅、整塊地皮都歸在一位名叫小田貴的女人名下!

那麼,除此之外,高倉健還有哪些遺產?

二、高倉健40億遺產像彗星一樣出現

日本線民很厲害,很快搜集整理出一組資料,關于高倉健的遺產數目,粗略統計為——

瀨田的一戶建(獨幢別墅)260坪/ 價值6.5億日元; 位于港區赤阪安靜住宅區的低層公寓(40年,200平方公尺),1.8億日元; 日本東部的MONKEY別墅土地(500坪)1000萬日元; 保時捷卡宴、賓士SL等國外豪車2000萬日元×20餘輛; 豪華遊艇若干; 美國兩棟別墅售價2億日元; 總共四家公司的30億日元信託投資;

高倉健生前每部電影片酬均在千萬日元以上,不僅是電影,他還會出現在電視劇、紀錄片及廣告中。

綜上所述,高倉健身後總共留下了40億日元的遺產!!!

此前遺留財產最多的是 石原雄次郎的17億日元,再有就是 美空雲雀的10億!高倉健極有可能是日本影星遺留財產數額的天花板!

而且,這些遺產統統掛在一位名為「小田貴」的女人名下!

這個小田貴是哪門子的皇親國戚呢?

三、雖然姓小田,與高倉健並無血緣關係

高倉健家門口一直掛著一塊門牌,上書「小田」二字,因為他的本名叫小田剛一。

SO,起先大家以為小田貴是高倉健的血親。

1931年2月16日,高倉健出生于福岡縣中間市一個富裕的家庭,父親是前海軍士兵,退役後在當地煤礦做包工頭,母親婚前則是一名教師。高倉健是家中的次子,上有一位哥哥,下有兩個妹妹。

高倉健的父母早已去世,兄長死于1987年,三妹死于1992年,唯獨剩下最小的妹妹森俊子。

高倉健幼年時期在父母懷中

高倉健在世時,經常提到作為演員身不由己,忠孝不能兩全,所有親人離世他都沒有參與送終。出于一份愧疚,他對唯一的親人、妹妹 小田森俊子非常關愛。

高倉健每次到外地拍戲,吃到當地的美食,只要能寄走,他一定會寄給妹妹一份;某次,妹妹打電話過來,說自己最近好像變老了,臉上長出了明顯的皺紋,高倉健馬上體貼地寄去一台美容儀;就在他去世前一個月,八十三歲高齡的高倉健還在東京四處聯絡,要找最優秀的眼科醫生,為妹妹進行白內障手術。

2014年11月12日,森俊子手術完畢麻醉清醒後,聞聽的第一件事竟是哥哥已去世兩天!所有的後事是由一個名為「小田貴」的女人一手操辦。而這個女人她之前一無所知!

這個神秘的女人很快將哥哥火化,並且在未通知血親的情況下獨自舉行了儀式,僅請來五位嘉賓,據說其中一人還是「東映」高管,是高倉健生前最為憎恨、口口聲聲揚言天上地下永不相見的人!女人將哥哥的一部分骨灰分發給來賓,餘下據說已被她撒海,草草了事。

高倉健生前曾在鐮倉買過一塊墓地,在那裡建造了一座「水子墓」,墓碑上寫著「小田健史」,日本人管未出生的早夭的胎兒都叫「水子」,小田健史是高倉健為兒子起的名字。高倉健曾對妹妹說,自己死後要與未出世的兒子合葬。然而就是這樣一座無公害的「水子墓」也在小田貴的授意下蕩為平地!

更崩潰的事情還在後面,森俊子發現哥哥身後遺產整整40億日元全部劃歸小田貴所有,自己分文未得!

高倉健的慷慨大方是出了名的,比如他《千里走單騎》時,隨隨便便就將自己腕子上的勞力士送給打傘的場務小弟。但如此慷慨地將全部家產送給一個連親妹妹都不認識的人,真是令人費解!

很多日本民眾對此也是憤憤不平,抨擊小田貴是「鬼片一樣的存在!」甚至有些人公開議論道——「高倉健由于遺產分配不公,他死後將無法成佛。」

那麼,高倉健的密友、他的一眾影視圈同仁,是如何看待此事的呢?

四、影視圈同仁知道小田貴,但拿她當空氣

日本影視界同仁用自己的方式為高倉健舉行了儀式。

第28屆東京電影節上,人們專門開闢了一個單元,名為「與高倉健生活在同一時代」。

由于來了許多與高倉健合作過的日本資深女演員,這個單元被日本民眾戲稱為「更像是高倉健未亡人的大聚會」。

比如八十年代初即與高倉健傳出緋聞的倍賞千惠子!

倍賞千惠子由于在七、八十年代與高倉健一口氣合作了《幸福的黃手帕》、《遠山的呼喚》、《車站》等三部電影,乾脆被人傳成「與高倉健結婚了」。當年嚇得高倉健趕緊出來闢謠。

高倉健去世後,審慎的倍賞千惠子未發表任何言論,又被影迷們噴成「薄情寡義」。在這次回顧會上,倍賞千惠子深情回憶了她與高倉健一起合作的日子,稱對方是一個健談且幽默的人——在拍攝《車站》時,高倉健與她在某個咖啡館裡閒聊期間,將自己腕子上的一塊手錶摘下來扔進一隻盛滿清水的玻璃杯,用以證明表是防水的。

觀眾公認的、與高倉健最有CP感的女演員中野良子也被邀請到現場發言。中野良子回憶起二人的初見,是拍攝《追捕》時在北海道外景地一座酒店的大廳裡。當彼此看到對方第一眼時,同時被對方深深吸引,二人同時定定地站在那裡,仿佛腳下生了根,動彈不得。

中野良子說「至今想起仍然不知道為什麼,無法解釋,這是我今生七大謎團之一!」

同時中野良子也提到,自己三十七歲那年,在公開宣佈與銀行職員川崎佳弘即將舉行婚禮的第二天,高倉健派人送來一大捧無法抱起的紅玫瑰,足足有兩百支!

至于高倉先生為何要送紅玫瑰來,中野良子也表示這是另一大謎團。

老牌女星三田佳子也出席了這次活動,三田佳子曾在1988年電影《敦煌》裡出演一位西域舞女而被影迷所熟知。

三田佳子的發言比較簡短,她評價高倉健「是一位宛如富士山一樣孤高的男子」。

整場活動從頭至尾,人們沒有發現小田貴的身影。

很簡單,活動沒請她。講真,高倉健實錘的情人都沒在受邀名單之列,雖然小田貴也曾經是位演員。

五、終于,小田貴自己跳出來刷存在感了

上世紀1971年,高倉健在與妻子江利智惠美離異後,一直緋聞纏身,他身邊不出現一個嶄新的女性仿佛全日本都不開心似的,有相當長一段時間裡甚至他被傳為男同。

1981年,他剛剛公開澄清「與倍賞千惠子即將結婚」的謠言,就有一個小明星急不可耐跳出來,說自己「正在與高倉健同居」!

這個小明星叫兒島美雪,青春靚麗型,對待真愛也叫一個勇往無前,她不僅主動現身跳到媒體面前自爆自嗨,口口聲聲說自己已與高倉健同居一年,甚至就連高倉健叫她的昵稱米奇,高倉健住宅家中佈局都交待得一清二楚。

兒島美雪(1952年3月23日出生于東京都文京區)

這還不算,兒島美雪還高調盛讚高倉健「一身強勁的肌肉,非常完美!」

那一次高倉健沒有跳出來闢謠,同行也沒深究,大概是沿襲儒家文化圈一貫的「為尊者諱」。

只可惜這個小明星因此受到公眾側目,由紅轉黑,不久之後便消失在公眾面前。但從那時起,公眾便對高倉健有了個印象—— 他喜歡年輕貌美的,運動型、健美型,比自己小上二十歲也生冷不忌!

巧得很,這次的小田貴,年輕時恰好是這種類型!

同行們很快認出,這姑娘年輕時也是一名演員,只是七線小明星而已。

小田貴原名 織田孝子,1964年1月13日出生于東京板橋區,畢業于千代田學園短期大學,剛剛踏入演藝圈時,她的藝名叫 貴倉良子。喏,這就是「高倉健最後的情人」小田貴的本尊了!

小田貴有過兩次婚姻,年輕時,她曾嫁給一個日法混血,男方父親還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高官。但小田貴很快發現,對方喜歡吃軟飯,反過來花她的錢,于是結婚不到一個月,離了。

第二次婚姻還算靠譜,對方是NHK電視臺的高管,但此人也是二婚,月月要拿錢養活前妻,小田貴不開心,又離了。

直到遇到高倉健,才算結束了居無定所的漂泊。

大概是小田貴不太滿足于自己的故事僅限于一個口頭文學,2019年11月,就在高倉健去世五周年之際,五十五歲的小田貴,化名「小田貴月」推出了一本回憶錄,名為《高倉健,那份愛》!

這真是將高倉健的剩餘價值壓榨得渣都不剩!

在這本書中,小田貴詳盡地記述了她與高倉健結識十七年以來,相知相戀,朝夕相處,不為人知的點點滴滴的細節。

比如在高倉健逝去後,五年裡小田貴仍能感知到他的存在,「他經常回來看我,比如家中練瑜伽用的平衡球,就經常兀自晃動。」

據小田貴所述,二人相識要追溯到上世紀1996年。

那一年,高倉健剛剛結束一次中國之行,獨自一人跑到香港某酒店品嘗美食。

若說這個明星就是明星,我們普通人想吃什麼只能叫個外賣,高倉健想吃什麼就「打個飛的」,飛往世界各地品嘗各類心儀的食品。而這個期間,三十三歲的小田貴剛好在NHK電視臺主持一個探店節目,網羅天下美食。這一天,當她一腳踏進這家酒店,迎頭就碰上了坐在那裡的高倉健,二人至此結緣,並在分手時互相留下聯繫方式。

此後二人不斷書信往來,成了知心朋友,基本無話不談。數年後,小田貴給高倉健發郵件,說自己即將去中東探店,不曉得那裡有何禁忌?那裡的人對女性是否友好?

高倉健收到郵件後,憂心忡忡馬上給她回復,表示出種種擔心,因為自己曾去過那裡拍戲,了解風土人情,于是他給小田貴寫了一份詳細的旅居指南。若說這個老年人孤寂的生活啊,真容易被閒雜人等亂入。

據說高倉健這份人生指南令小田貴感激涕零,從中東回來之後,小田貴便正式住進了高倉健位于世田谷區瀨田町的豪宅,儼然一副女主人的樣子,事無巨細裡裡外外為高倉健打點一切。

世上只有兩個人知道他們的關係,一個是小田貴的母親,另一個則是高倉健的助手、高倉事務所的小林念治(高倉健的表弟)。

小田貴的生父不明就裡,只知道近年女兒知道往家裡交錢了,某次登門探望塞給他30萬日元。

2012年左右,小田貴的母親生病住院,高倉健在去醫院探望時有了一個感慨,原來沒有直系親屬,就連手術都無人簽字應允,老年人好淒涼。于是高倉健決意收小田貴為養女,還將姓氏授權給她,結結實實簽署了一份正式檔。

在日本法律中,養子養女與親生子女一樣,具有同等繼承權。這就是小田貴為何將40億據為己有、並且大興土木四處拆家的底氣!

這一波狗糧真是硬塞!

話說小田貴這本書引起了一個人的強烈不適,還不是高倉健的親妹子,雖然親妹子也曾當眾表示不信任小田貴,覺著她這本書亂蓋。

強烈不適的是一位日本作家,這位作家叫作 森伊佐,長年以「高倉健專家」自詡。由于是高倉健的福岡老鄉,有地緣優勢,比較受讀者信賴。此君曾出過一本書,書名比較過分——《高倉健隱藏的七張面孔》。

這個就涉嫌照扒美國作家約翰·波特曼的《人的七張面孔》了,話說根據約翰老哥的理論,人人都有七張面孔,深挖下去換誰都架不住。

大概森伊佐這個「高倉健專家」無法容忍自己資訊滯後,關于小田貴,知道的不比普通民眾更多,所以森作家買了一本《高倉健,那份愛》,日夜苦讀,反復咀嚼,沙中淘金。

首先,他對小田貴年老色衰的顏值深度懷疑,感覺老高審美沒理由掉得這麼狠!于是由此產生一個巨大的疑問—— 小田貴有何三頭六臂?為何把高倉健吃得死死的?

六、小田貴為何把高倉健吃得死死的?

森伊佐發現此書寡淡如水,連流水賬都算不上,書中到處充斥著高倉健生前是如何驅使女主的,比如「請為我拿這個」、「請替我拿那個」等等諸如此類,書中俯撿皆是。

在將書煲爛了之後,森伊佐向民眾公開了自己的科研成果——「這本書我橫豎只看出兩個字來,這不是一個情人,這分明是一個家政!」

于是有人反駁,高倉健對待前妻江利智慧美就是這個樣子、這副口吻的。江利智惠美生前曾對記者抱怨道,某次由于丈夫命令她找出一件藏藍色的毛衫,她不知收納在何處,引起丈夫的不快和訓斥。

高倉健自我評價也是一貫的大男子主義,並不遮遮掩掩。對待男人的驅使,區別只是江利智慧美深感委屈,四處吐槽;而小田貴甘之如飴,回味無窮,還意猶未盡一筆一劃寫進書裡。

森伊佐第二個大發現是——此人是個心機女!

理由是,在高倉健去世的第二天,小田貴便自行解散了高倉健事務所!由于高倉健年事已高,處于半隱退狀態,這家事務所只剩下一位成員,那便是高倉健的表弟小林念治。

小林念治自己也跳出來,證明小田貴心機。高倉健去世當天,外出辦事的小林念治接到小田貴的電話,電話裡對方說高倉健突然很想吃荔枝,讓他買回來。小林很納悶,心說表哥從來沒有吃荔枝的習慣啊,他跑遍大半個東京,最後只買到一瓶荔枝罐頭,等到他揣著罐頭趕到醫院時,表哥高倉健已經溘然長辭。

小林念治舊事重提,那語氣分明是自己當初被擺了一道。儘管黃瓜菜都涼了,按理說他與表姐都是遺產合法繼承人!

森伊佐的大發現並沒有掀起一朵小浪花兒,原本大眾由于對小田貴心生排斥,她的書大家都假裝沒看過,更懶得回應。

若小編說,森伊佐也是事後諸葛,替古人擔憂。為啥把高倉健吃得死死的?很簡單,萬一在高倉健的世界裡,合格的助手本該心機、理想的妻子等于家政?

要知道,原本感情這種事,講究的就是棋逢對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