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還記得2019年日本東京大學教授最「出圈」的那次演講嗎?

漫果儿 2021/11/07

「這是一個即便努力了也不一定會得到回報的社會。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努力了也沒得到回報、想努力卻努力不了、或者努力過頭最後身心俱疲的人,

你們會產生‘努力就會有回報’的這種想法,得益于你們周圍的環境,而非你們努力的結果。

所以,請不要把你們被眷顧的環境和能力用在貶低那些沒有被眷顧的人,

請用這些去幫助那些人。」

2年前的一場東京大學入學典禮上,這一段演講引起了劇烈反響。

演講人是日本著名社會學家兼東京大學榮譽教授—— 上野千鶴子

上野千鶴子,1948年出生于日本富山縣。

父親是開業醫師,母親是全職主婦,在這樣的家庭環境下(其父親認為女人只要負責結婚生子就可以了)成長的上野,自年輕時代起就不斷批判日本的父權結構。

頗具心直口快鋒芒畢露的個人風格,是日本最「惡名昭彰」的研究女性解放理論的女性主義學者。

同時亦任東京大學社會學教授。代表作品有《裙子底下的劇場》、《厭女》、《一個人的老後》等。

上野千鶴子的主張

女性主義,「自由」遠比「平等」更重要。

所謂的女性主義並非是要拋棄身為女性的身份,追求與男性一樣的平等,而是應該從社會對于「女性應該怎樣做」的這個咒語束縛中解放出來,「自由」遠比「平等」更重要。

女性主義不是弱者試圖變為強者的思想,是讓弱者能夠以弱者的姿態生存,追求弱者也能得到尊重的思想。

在主張「弱肉強食、優勝劣汰」的社會裡,弱者是無法生存的。

而人類社會和動物不一樣。我們會照顧失去了社會價值的老年人及保護無法工作的殘障人士。 誰都會變老。誰都有可能成為殘障人士。能夠分擔這種痛楚的社會才是更富庶的社會。

獨居不等于孤獨,不結婚也能幸福生活。

過去的日本夫妻對于出軌之所以相對寬容,是因為夫妻間對于彼此的期待值很低。

而現如今不斷上升的離婚率和未婚率,並不是單純的保守,而是經歷了一輪家庭危機之後的新型家庭意識的表現。

她最為「出圈」的一次演講,便是2年前在東京大學開學典禮上的那次演說。

「聯誼會上,東大的男生們非常搶手,而東大的女生在被問及‘你是哪所大學’時,卻回答‘東京,的大學’,因為如果說自己是東大的,對方便會退避三舍。為什麼男生可以對身為東大生感到驕傲,女生卻要對這樣的回答猶豫呢。」

「學內にも社會にも性差別が橫行しています。東大も例外ではありません。」とズバリ発言。「男性の価値と成績のよさは一致しているのに、女性の価値と成績のよさとの間にはねじれがある。女子は子どものときから可愛いことを期待されます...だから女子は自分が成績がいいことや東大生であることを隠そうとするのです」と指摘した。

上野一針見血地指出:「學校也好社會也好,到處都存在性別歧視,東大也不例外。」、「男性的價值和他優秀的成績是成正比的,但女性的價值和她優秀的成績之間卻不能劃上等號。女孩子從小時候起就被期望要成為一個可愛的人…這就是為什麼女孩子們試圖掩蓋她們擁有的好成績和她們是東京大學學生的事實。」

「マララさんのお父さんは『どうやってこの子を育ってたんですか』と聞かれて、 『娘の翼を折らないようにしました』と答えました。

「有人問馬拉拉*的父親‘請問你是怎麼教育孩子的’,他說, ‘我只是沒有折斷女兒(與生俱來的)雙翼罷了’。」

(馬拉拉:是巴基斯坦的一位以爭取女權和女性受教育權而聞名的活動家。17歲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是所有諾貝爾獎項中的最年輕獲獎人。)

「直到目前你們所待過的學校,都是假平等的社會。偏差值競爭上男女並無二致。但在進入大學時隱藏著的性別差異就開始了。出了社會,性別歧視更加明目張膽。很遺憾,東京大學現在也還是其中一例。」

「學部只有約 20% 的女學生比例,到了大學院碩士課程是 25%、博士課程是 30.7%。再上去,研究職裡助教的女性比例是18.2%、准教授是11.6%,教授只有7.8%。這是比國會議員的女性比還要低的數字。女性學部長・研究科長裡 15 人裡只有 1 人,歷代總長裡從來沒有過女性。」

「當我還是學生的時候,這個世界上還不存在所謂的「女性學」,

女性學是在校外誕生,慢慢滲透到大學裡的,

25年前,我前往東京大學執教的時候,

是文學部的第3位女教師。

當我開始研究女性學後發現,世界上充滿了未解之謎,

為什麼就得是男主外女主內呢?

主婦是什麼?是做什麼的?

在衛生巾和衛生棉條誕生之前的年代,都用些什麼生理用品呢?

日本歷史上曾有過同性戀者嗎?

因為這些從來沒有人研究過,

所以也沒有任何可供參考的先行研究資料,

所以不管我研究什麼,都會成為這個領域的先驅者和領軍人。」

「你們一定是想著付出努力就能得到回報而來到這裡(東大)的。但是,就像開頭提到的營私舞弊入學考事件那樣, 再怎麼努力也得不到公正回報的社會在等著你們。」

「同時我希望認為努力就會有回報的你們不要忘記,

這並不僅僅是你們努力得來的成果,而是環境促成的結果。

你們之所以會認為付出就會有回報,是因為你們一路以來身邊的環境,

有人鼓勵你,推著你向前,拉著你的手,肯定你的進步。」

「而在這世上,還有很多怎麼努力也沒能得到回報的人,

想要努力卻無法努力的人,

拼命過頭而身心俱疲的人,

還有「就憑你這樣的人」「反正輪不到我」

像這樣在努力之前就挫其銳氣或是自己打退堂鼓的人。」

「所以,請不要把你們的這種努力和能力

都用在追逐個人的勝利上面

請不要把你們被眷顧的環境和能力

用在貶低不被眷顧的人身上

請用這些去幫助那些人。」

などの発言語りかけた約10分間の祝辭に「感動した」と共感の聲が沸き起こる一方で、「祝辭にふさわしいのか?」と賛否両論が噴出し、Twitterで「上野千鶴子」がトレンド入りにするほど大反響を呼んだ。

在這大約10分鐘的入學祝賀致辭中,上野得到了許多諸如「我很感動」表達共情的聲音,同時也有人提出異議:「這作為祝辭合適嗎?」 贊成反對各執一詞,瞬間「上野千鶴子」一詞在推特上成為熱搜引起了巨大反響。

有人認為上野教授在打「女拳」,主張男性原罪論,而女性永遠是被壓迫的受害者一方;

(其實結合日本的當下環境考慮,會產生一些相對激進的想法也不難理解,畢竟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會有反抗,上野教授自身的成長經歷應該也給其思想帶來了深刻影響。)

也有人認為上野教授一針見血地指出了當今日本社會一直以來潛移默化存在的現實問題,表達了強烈的共情,認為其批判犀利但不激進。

而在這場致辭上,上野千鶴子其實是以性別不平等的社會現象作為切入點,從自身的專長——女性主義學出發,借此點明了一個人道主義的核心主旨:

這是一個努力也未必能得到公平回報的社會,而你能享有現在的優勢,得益于所處的環境。不要將這些眷顧,當作是自己努力得來的結果,進而去貶低甚至歧視,那些沒有那麼「幸運」的人,而應該去幫助他們。

你的「強大」,並不僅僅是由你的努力所致。

同樣,你的「弱小」,也並不是因為你不夠努力。

上野認為,強者不可能永遠是強者,強者一開始也是弱者,而且總有一天還會變回弱者。當你成為弱者的時候,就請大方地說「請幫幫我」。而所謂的「女性主義」,就是追求一個能夠讓弱者得到尊重的社會。

在上野被問及想向年輕一代傳遞什麼時,上野說:「這個世界仿佛從未改變,但其實又在不停變化。而所謂的變化並不是自然而然發生的,我可以自負地說,是我們改變了社會。世界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是因為有人給這個世界帶來了改變,女性不用再端茶送水是誰的功勞?我傳遞這些是想讓你們知道,你們也有做出改變的能力,我們改變了世界,在我們之前的姐妹們也改變了世界。所以你們一定也能改變一些什麼,我想現在正是傳遞這些的最好時機。」

正如人類學家瑪格麗特·米德所說, 永遠不要懷疑一小群有思想,肯付出的人能改變世界。事實上,世界正是由TA們改變的。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