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聽障女童被撞去世,肇事司機卻說:她不是正常人,只能賠40%!網友:太離譜!

漫果儿 2021/11/24 檢舉 我要評論

對于任何人來說,

生命都是無價的、平等的。

但總有那麼些人,漠視生命,區別對待。

2007年出生在大阪的小安優香, 出生一個月就被告知有聽力障礙。

醫生說,她以後很大可能不會說話,只能通過手語交流。

這對父母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

雖然難過,但小安優香的父母還是決定好好撫養她。

為了安優香的未來,夫妻更加用心。

小安優香從 小就帶著助聽器,1歲開始就上早教班, 慢慢地會了吃飯、穿衣,甚至說一些簡單的話語。

▲媽媽還和小安優香一起接受針對聽障人士交流的視覺系統訓練,一起學習手語。

小安優香3歲時,爸爸媽媽 把她送到專門的聽覺支援學校。

雖然離家有點遠,但那裡不僅有幼稚園到高中,還有專門的老師,可以教小安優香更好地發音。

起初都是爸媽接送,3年級開始小安優香就獨自上學。換乘電車、公交,單程就要一個小時。可小安優依舊很快樂。

▲她在學校 學會了手語、唇語,會寫很多字,畫畫也非常不錯,很多課程都能拿到滿分。

▲還經常自己寫繪畫日記,記錄自己的生活點滴。

▲學校裡有許多和她一樣的孩子, 小安優香樂觀開朗、愛笑,人緣也非常好,還是氣氛擔當,大家一起學習、遊戲,生活快樂而充實。

▲在學校運動會上, 她還作為學生代表,通告唇語、手語在大家面前發言。

學校的文藝表演中,她還拿到了臺詞最多的角色。

爸媽說,每天看到小安優香在客廳認真練習的樣子,覺得特別的可靠。

小安優香還有一個大3歲的哥哥,兩人關係也非常好。

爸媽經常帶著兩兄妹去旅遊,並拍下很多紀念照片,一家四口的生活溫馨快樂。

小安優香和一般的孩子不同,但也沒什麼不同,努力學習,開心生活。在父母的精心呵護下成長著。

然而,一切都在2018年2月1日改變了。

那天下著小雨,11歲的安優香和爸爸吃過早飯後,一起出門一起坐車,一個上班一個上學,兩人有說有笑。

換乘時,爸爸還用手語和她道別:今天也要加油哦!

安優香也開心地和爸爸揮手道別。

而這卻是爸爸最後一次見到女兒的笑臉。

當天下午放學後,安優香和老師同學們一起等待紅綠燈準備過馬路時, 一輛推土機突然朝人群沖了過來,當場碾壓師生5人。

其中 安優香送醫無效去世,另外4名師生也受傷嚴重。

而造成交通事故的原因也很讓人抓狂。

出事的推土機屬于附近施工的建築公司。

開車的 司機竟然患有「頑固性癲癇」,事故發生時,司機因癲癇發作失去知覺,從而導致推土機失控沖進人群。

照理來說, 患有癲癇的人是不允許開車的,因為不知道病情會什麼時候發作,非常危險。

雖然醫生和家屬都反復叮囑過,但這名司機依舊我行我素, 偽造資訊拿到執照,並開始工作。

其實,在這次事故之前, 該司機已經有過多次的交通事故和逃逸行為...

2019年3月,大阪法院以「危險駕駛罪」,判處該司機有期徒刑7年。

但這對安優香一家來說,依舊是永遠無法撫平的傷痛。

在司機服刑一年後,安優香的父母 對肇事者和所屬建築公司提起了民事訴訟,要求其支付6000萬日元賠償金。

按照日本目前的訴訟實踐,如果孩子遭遇事故,無論是男孩還是女孩,無論學歷身份,都 是以全體勞動者的平均工資為基礎來計算賠償金額。

可是,面對安優香父母提出的賠償,被告方的話簡直讓人大無語。

▲被告和其辯護律師說, 安優香天生聽覺障礙,所以賠償只能以普通女性的40%來計算。

▲他們認為,聽力障礙者在高中畢業時的思考力、學習能力等等,僅停留在小學中年級水準。

和健全兒童相比,他們考入大學的幾率低,就職難,收入低...

所以從將來收入考慮,只能支付一般女性的40%。

這一系列發言,讓安優香的父母傷心欲絕。

女兒已經沒了,他們竟又來否認安優香曾努力生活、奮鬥的短暫的11年人生?

小安優香的媽媽難過地說道:

「人都是有無限可能的,怎麼能因為殘障就否定這種可能性呢?不希望以此(殘障)來判斷一個人的價值。」

我希望,安優香這11年的努力能被認可...

只因為聽力障礙,身體不健全,就被打上「低收入」、「不會有好生活」的標籤? 連生命也比正常人廉價?!!

案件被報導後,幾乎引起了全民公憤,尤其是殘障人士。

「我自豪地說,即使有聽覺障礙,我的人生也不遜色于一般成年女性。不管是社會活動,還是社會貢獻。在留下如此多的活動功績的基礎上,依舊被人與普通女性進行比較,讓人覺得自己至今為止的努力都是無用功,這讓人忍無可忍。」

「這次的事情,是對所有努力拼搏、活躍在社會上的聾啞人們的侮辱。在新聞上看到安優香(生前的)視訊,她真的很努力生活了,非常心痛,她不會只是中小學生水準的孩子,她有無限可能。」

同樣身為聽力障礙者的松田律師表示,我們能從事的工作很多,像醫生、律師、老師等等,隨著科技的進步,交流工具也越來越方便,還有專門的APP用來交流。 未來聽障人士生活會越來越便利,工作范圍也會越來越廣!

之後有 視覺、聽覺障礙律師,主動聯繫安優香的父母,表示將提供幫助。

他們在網路上召開會議,並組成了30多人的律師團,準備一起對抗這場民事審判。

隨著媒體報導,小安優香事件得到越來越多人的關注,還有很多人自發簽名表達對被告的不滿。 目前,全日本已有超過10萬人的簽名應援。

目前被告方已經 撤回「一般人40%的賠償」的主張,而改為了「60%賠償」。

但對安優香的父母來說, 這並沒有什麼改變,依舊是對已逝女兒,以及其他聽障人士的歧視。

➤他們要的不僅是賠償, 更是對女兒短暫人生的肯定,對生命的尊重!

目前雙方還在對立中,具體結果還要等下次審判,希望日本法律能給出公正的判決。

努力的人生就是優秀的人生。

但是,

不管優不優秀,生命都是平等的!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