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韓頂流影后好慘!親媽行騙13億她幫還債,傾家蕩產住破屋?

漫果兒 2022/04/08

今年口碑最好的韓劇之一,有前段時間播出的《少年法庭》。聚焦少年犯罪事件,反思教育,直戳社會沉重話題的內容廣受好評。

其中飾演法官沈恩錫的金惠秀,更是收獲好評。

狂拽酷颯,正直潑辣,氣場強大的法官在查案斷案時的精氣神非常吸引眼球。今年將滿52歲的金惠秀,再次留下了值得稱贊的作品。

從影36年,金惠秀的代表作實在是太多,電影電視兩開花,影后視后獎項拿到手軟。

被譽為韓國忠武路演員里,70后女演員的兩個代表人物之一,另一位是戛納影后全度妍。

但優異的成績是一面,金惠秀的個人生活卻頗為坎坷。曾經美好的戀情曝光后備受爭議,傾家蕩產為母還債,甚至一度窮困到不得不租住破舊公寓度日。

1970年9月5日,金惠秀出生于釜山廣域市,16歲念高中時拍攝了第一部電影。細數金惠秀的作品,幾乎可以說部部精彩,次次都是大牌卡司中的一員。

1987年的《甘寶》、1991年的《熬過花開》、1993年的《初戀》、1995年的《戀愛的基礎》、1996年和韓載碩、柳時元、鄭雨盛合作的電影《一個女人的一生》。

1999年和裴勇俊合作的電視劇《來世還等你》,

2002年的電視劇《張禧嬪》,

2006年的引爆話題的電影《老千》,

2007年的電影《第十一個媽媽》,

2012年眾星云集的電影《奪寶聯盟》,

2013年的《職場之神》、《觀相》,還有2016年的口碑收視皆出彩的電視劇《信號》。

同年的喜劇電影《告別單身》,

2018年的電影《國家破產之日》,

2020年的《鬣狗式生存》,

以及今年的《少年法庭》。

36年里,金惠秀的作品風格多樣百變,因此三度獲封青龍影后、三度斬獲百想藝術大獎的視后,還有韓國各大電視臺的演技大賞,提名各大國際電影節的最佳女演員等等。

她頗具主持天賦,曾經在電視節目里獨自專訪黎明。

從1993年到現在,主持了近29年的青龍電影獎頒獎禮。

比起不少韓國女星恬淡的氣質,金惠秀和她的角色一樣,有著大女主般的灑脫性感和自信。

無論是演戲時是出席公開場合時的造型,都非常御姐。

《老千》里的性感,

和后輩演員們拍攝作品時的強大氣場,

拍攝雜志和廣告時的干練灑脫,

出席紅毯時展露豐滿身材時的自信,是絕對的女王人物。

這種霸氣的女性力量,在韓娛圈里可以稱得上是獨一無二。

充滿記憶力的角色塑造和紅毯造型之外,據報道,金惠秀在片場也是極度敬業。從不遲到,很少耍大牌,和同事打成一片,非常專業好溝通。

然而,盡管職業生涯極其成功,金惠秀卻因為家庭承受了太多生活的磨難。

金惠秀的母親,在過去十幾年里差點斷送女兒的演藝生涯,也讓她和曾經相戀多年的男友分手。

先說分手。2011年,韓媒曝光金惠秀和《老千》里合作的演員柳海真的約會照片。

據報道,同歲的兩人在2006年的《老千》片場相識,并在不久后開始戀愛,戀情一直很穩定。

可是,男方的事業成就遠沒有金惠秀亮眼優秀,加上顏值上的差異,戀情曝光后,韓國民眾直接將他們比作「美女與野獸」,爭議很大。

韓國網民挖苦人的惡評實力,相信不少朋友都有所耳聞了。而據一位熟悉金惠秀的娛樂記者報道,壓倒這對戀人的最后一根稻草,實際上是女方的母親。

當年,金惠秀的母親看不上女兒的男友,不惜以絕食的方式逼迫分手。最終,金惠秀和柳海真在母親和輿論的雙重壓力下和平分開。

分手后這十年,兩人各自都沒有再傳出任何新聞。他們在一些頒獎禮場合碰面過,互望和打招呼的眼神,還是非常友好,看著有些唏噓。

母親對金惠秀生活的影響,不僅僅在戀愛方面。2019年韓媒曝光金惠秀母親的一則大型丑聞。

原來,過去十幾年,她以女兒的名義在外到處借債騙錢,數額高達13億韓元。債主找上媒體曝光,要找金惠秀算賬。

母親亂借錢讓女兒的名聲變成老賴,金惠秀不得不請律師發表了回應,這一回應人們才知道,早在2012年前,她就已經在為母親的不法行為收拾殘局。

2012年前,金惠秀的母親以女兒的名義到處借錢騙錢,最后無法支付,債臺高筑。

債主們私下找到金惠秀和公司,要求還款。對此毫不知情的金惠秀出于對母親的關照,決定幫忙還錢。

一位熟悉情況的友人對媒體說,為了幫母親還清巨額債務,金惠秀不惜賣掉了自己的高級公寓、變賣各種值錢的首飾和收藏品,傾家蕩產。

幾乎破產后,她租了首爾一處破舊的小開間居住,心力交瘁到想直接退出演藝圈。

韓國藝人的收入水平相比其他國家與地區的明星來說不算高,市場小、競爭強,更像一種穩定的高于普通工薪族的職業。

為母親還錢時,金惠秀多年間還完巨債后,所剩無幾。

到了2012年,又有一筆上千萬的巨債找上門時,她徹底崩潰了,決定和母親決裂,再也不管,卻沒想到,母親之后不但沒收手,還愈演愈烈,最后2019年債主們找到媒體曝光。

2019年,金惠秀的律師發表聲明:「過去近8年的時間,金惠秀對母親的行為概不知曉,她此前已經為母親的行為遭受過無盡的痛苦,請大家不要傳播虛假事實。」

2020年,金惠秀在宣傳電影《我死之日》時罕見地回應了關于母親債務的問題,她說:

「當年我聽到母親的所作所為時,根本無法繼續工作,也不想再工作,感覺一切的罪過都是因為我當了演員。

我在‘我沒做錯事’和‘不知情也是一種罪’的想法里掙扎,最后還是決定盡全力幫她還債。

2017年,我想過退休,因為之前承受過太多了,心力交瘁。可是我真的愛演戲,最后還是咬著牙堅持下來,沒有放棄。」

2012年和母親徹底決裂不聯系后,金惠秀的演藝生涯迎來了新的階段。《奪寶聯盟》、《信號》、《國家破產之日》、《鬣狗式生存》、《少年法庭》,她像是把壓抑多年的情緒分給了眾多彪悍的角色,演得酣暢淋漓。

新的青龍獎提名,新的百想藝術大賞優秀演技大賞,新的代言,新的人生。

被奪走了苦心經營的好名聲和辛苦攢下的財富,也奪不走錘煉36年的業務能力。明年和后年,金惠秀還有多部電影和《信號》第二季將陸續上映。

52歲,正是盛年。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