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版藍可兒案,大樓裡離奇消失的彰化母女(下)

小魚 2021/04/16 檢舉 我要評論

你是否覺得世間未知事物很多,需要我們的了解和探索?關注女神约我散步 男神请我跳舞,讓我們懷著敬畏之心,一起進入這刺激的世界。

網友們大開腦洞,提出了各種猜測。總的來說可以劃分為三類。

彰化母女案和很多離奇消失案都有相似之處。比如說釜山新婚夫婦案,以及最近剛剛破獲的杭州女士消失案。這三起案件都是當事人進入電梯後,在大樓裡離奇消失,而且三起案件中的大樓都有監控盲區。

對比杭州來女士失蹤案,我們會發現劉慧君的家庭和來惠利的家庭都不存在經濟問題,但是都有不同程度的夫妻矛盾。來惠利和丈夫是二婚重組家庭,在房子的裝修和所有權問題上意見不統一。來惠利的丈夫想把房子給和前妻所生的兒子做婚房,這讓來惠利十分不滿。劉慧君雖然和丈夫張某不是重組家庭,但是也曾經離婚又重婚。而且在我看來劉慧君丈夫的過分行為是更加嚴重的問題。

彰化母女案中,劉慧君的丈夫張某之所以沒有被列入懷疑物件,是因為劉慧君最後出現的大樓不是他們的住所,張某也從來沒有出現在大樓中。有些網友猜測說,會不會劉慧君在大樓裡有秘密情人,或者是有朋友。在她對丈夫的行為忍無可忍之後來投奔情人或者朋友,在對方的協助下離開大樓,製造了這樣一起離奇事件。此後,去到一個新的環境,展開一段新的生活。這種猜測可以解釋,劉慧君母女是如何躲過監控而離開大樓的。但是這種說法仍然存在不少疑點。

首先,如果劉慧君在大樓裡有熟人的話,那麼保安此前不可能沒見過她。大樓的保安每天6點下班。假設劉慧君每次來見朋友或者約會情人都是在晚上,是有可能避開保安的。可是劉慧君的丈夫經常晚上不在家。劉慧君如何能丟下三個孩子在家,跑出來約會呢?

其次,劉慧君進入電梯後毫不猶豫地按下了頂層11樓。剛才我也提到了,11樓是不住人的,只有一間佛堂和一個仲介公司。劉慧君為什麼直接乘坐電梯來到她情人或者朋友所住的樓層呢?有人可能會說了,也許劉慧君的情人或者朋友就是佛堂或者仲介公司的工作人員。可是監控錄影顯示,劉慧君來到11樓之後,走進了樓梯間,並沒有去佛堂。而當時仲介公司早已經下班關門了。

再者,就算是來投奔情人或者朋友,劉慧君為什麼要在電梯間裡做出脫衣服,脫鞋的詭異舉動呢?這些詭異舉動指向了第二種可能性,自己決定了結。

劉慧君的家人曾經說過,她在事情發生前幾天就有一些「情緒不太穩定了」。她可能對自己的婚姻已經心灰意冷,但處境比第一次離婚時更糟。多了一個年僅4歲的小女兒,自己年齡也更大了,還要考慮再次離婚可能給父母帶來的影響。因此,有網友推斷,劉慧君可能患上了連家人都不知道的精神問題。她在電梯裡的詭異舉動可以被理解為一種變裝的表現。劉慧君可能想要擺脫幻想中的某個人的糾纏。

另外,事實上,脫衣,脫鞋在很多案例中都能見到。脫鞋的動作會增加儀式感,象徵著當事人已經決心踏入另一個世界。而且脫掉鞋子也可以避免下墜過程鞋子掉落,砸到別人。

可是這一推斷最不符合邏輯的一點是,劉慧君母女始終都沒有被找到。警方曾經詳細勘察過大樓的天臺。天臺正面的圍牆比普通人身高還高不少,劉慧君抱著孩子,不可能爬得上去。側面的欄杆雖然矮一些,但也有一米多。最重要的是在案發那幾天,財經大樓周圍並沒有發生事件。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