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結局BE太難過?《二十五,二十一》另一種結局治愈你的「意難平」!

漫果儿 2022/04/20

7、十三歲偶然得知的辣牛肉湯的含義

白易辰與希度一起出席了池升婉父親的葬禮。白易辰在門外簽到時,希度先走到門口,她發現宥琳和智雄早就到了,正忙前忙后地招呼來賓,給每一桌端上辣牛肉湯和燒酒。

辣牛肉湯是宥琳媽媽特意店休一天,一大早起來親自大鍋熬制好帶來的,據宥琳說是加了「大象小吃店」的獨門秘方,整個空間都被濃郁的香辣味充斥著,希度一進來就聞到了。宥琳媽媽遠遠看到站在門口的白易辰夫婦,向他們招招手,兩人也微微欠身鞠躬問候。

「希度呀,你知道為什麼葬禮上人們都要吃辣牛肉湯嗎?」白易辰歪頭,傾向希度的方向,輕聲問道。

希度不以為然地回答:「知道呀,辣牛肉湯的保質期最久,因為以前的葬禮會延續好幾天。」

「哦?你怎麼知道的?」

「我13歲就知道啦。」現在的希度已經可以輕描淡寫地提起13歲,代表她真正的長大了。但白易辰聽到這個卻心里一緊,13歲的羅希度就已經懂得了「辣牛肉湯」的含義,這點突然讓他感到心疼。

「希度呀,易辰前輩。」升婉的表情一如既往地淡然,即使是葬禮現場,也沒有想象中悲傷。

「升婉吶,抱歉,我們來晚啦!都怪白易辰每天都速報!」希度拉著升婉的手,轉頭撇了白易辰一眼。

升婉笑笑:「你們能趕來就很感謝啦,再說還有文智雄、宥琳和宥琳媽媽幫忙,我真的感動到了。」

宥琳也忙完手邊的活兒,跑來希度身邊并排站,蹭蹭她的肩膀,對升婉說:「說什麼呢?我們是什麼關系呀。」

文智雄也過來湊熱鬧:「對呀,應該的嘛。」

白易辰從美國回來后,五人幫又開始常常聚會,不過在葬禮場相聚還是第一次。五人邊喝燒酒邊聊起了宥琳智雄三個月后的婚禮,升婉問:「你們還要辦婚禮,來參加葬禮沒關系嗎?」

宥琳不以為然:「如果因為那種迷信而退婚,退婚才是對的。」

希度突然插一句進來:「比起失婚,退婚還是容易多了。你們要銘記在心呦。」

「什麼?呀!羅希度。」白易辰喝著喝著突然嗆到,好像被人打了后腦勺一樣,「你在說什麼呢?失婚?」

「怎麼啦?」希度用耍賴的語氣回應白易辰。

「想都不要想,羅希度!」白易辰一臉真摯地看著希度。

希度有時看到白易辰惱火的樣子也會覺得他特別可愛,「看你表現咯!」

氛圍突變成小夫妻打情罵俏現場,升婉受不了打斷他們:「對了易辰前輩,聽白易玄說,你們以前在浦項生活過一段時間?」

「對啊,十年前嗎?還是更久之前?」白易辰的記憶有點模糊了,「我們跟媽媽住過舅舅家。」

升婉:「也不是什麼特別的,我堂哥,和我一樣是綜藝部PD,他之前去浦項做了一檔爆火的綜藝節目,現在我們準備籌劃第二季,他問我有沒有認識什麼名人來著。」

「什麼節目?」希度聽著來了興趣,眼睛閃閃發亮。

「但是升婉吶,我們一直沒有公開結婚的事,不適合一起上節目吧?」白易辰猶豫著,打斷了希度小孩子般旺盛的好奇心,自從上次挨申在京前輩的訓之后,白易辰對這種事更加謹慎了。

升婉自然知道他們的情況,「不是啦,易辰前輩,我們只打算邀請‘擊劍皇帝’羅希度選手啦!」

「哦。」白易辰略感失落,希度卻認為很新奇有趣,甚至已經在問升婉要什麼時候和PD見面討論。升婉故作神秘地離開了座位,突然去別桌拍了某個人的肩膀,跟對方說著什麼悄悄話。

希度一臉茫然,過了一會兒,升婉回來了,還帶了一個男人過來,他略顯拘謹地跟在升婉后面。隨后升婉將這位神秘男子介紹給孩子們:「這就是我堂哥,也是我的職場前輩PD。」

神秘男子向他們問好:「大家好,我是LBS池成鉉PD!」

8 新婚蜜月

「希度呀,我們去旅行吧!上次不是沒去成嘛?」白易辰正式去美國任職特派員前一個月,打算盡可能地陪陪希度,畢竟是新婚。雖然來不及籌辦婚禮,但是蜜月還是要度的。

他們商量好不辦婚禮,主要原因是一個月的時間來不及籌備,因此兩人只做了基本的婚姻申告,升婉和智雄作為證人出席,宥琳因為國籍關系只能在一旁等待。一切流程都比他們想象中要順利,在希度眼中就和綁定情侶套餐一樣快速,這下她和白易辰可以永遠地綁定了。

婚后的一個月,白易辰退掉了升婉家的出租屋,暫時搬進了希度的家,白易辰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會成為倒插門女婿......甚至丈母娘還是職場前輩!

原本希度想要搬去白易辰的出租屋,即使只有一個月也要跟他黏在一起。可申在京女士卻堅決不同意,聲稱希度再怎麼說也是拿金牌的國家選手,不能和新郎一起擠在小小出租屋里的生活,實際上申在京女士是不想寶貝女兒受委屈,只是嘴上不說罷了。

除此之外,對于他們的結婚,申在京女士并未表示太多意見,白易辰搬進來的那天,她也只是酷酷地說了一句:「好好相處吧!我會很晚回來。」然后就趕著去電視臺了。

白易辰就這樣光明正大地住進了希度的房間,再也不怕偷偷來的時候被申在京女士抓包了。

他們的短途蜜月旅行,目的地定在了浦項。白易辰考慮到要帶希度見見住在浦項的家人,雖然他提前在電話中和媽媽商量過了結婚的事,白媽媽也欣然同意了,還是該盡早安排她們見面的。

希度很期待見到白易辰媽媽,聽說她是個極浪漫的人,希度想著說不定白媽媽也會喜歡《浪漫滿屋》!火車上希度一路都在抓著白易辰問這問那,像個好奇寶寶。

白易辰這次回鄉感觸良多,縱使美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事件,毀掉了無數人的生活,也徹底改變了他的命運,另一面也帶來了意想不到的人生新階段。而浦項依舊是那樣,好像從未變過,慢節奏的生活、嘈雜的市集、熱忱的村民,還有永遠在那里的大海......

外面的世界沒有一絲一毫影響到這里的平和,白易辰一來到這里,看見大海,內心就重獲了平靜,美國的事也可以暫時不去想。

白易辰看著在海邊興奮玩起水的希度,心里也輕松了不少,最近他們都經歷了太多。

「希度呀,都弄濕了,過來坐著。」白易辰把希度從海水中撈出來,耐心地幫她挽起浸濕的褲腳,撥開擋在她眼前濕掉的碎發,「希度,給你。」

白易辰遞上一個小小的藍色方形首飾盒,看這大小,不會是鉆戒吧?希度心想,他哪里有錢買鉆戒?

「什麼呀?」

「打開看看。」

小盒子里是一條鑰匙形狀的銀項鏈,小巧精致,上面鑲著小小的鉆,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亮。這是希度第一次收到首飾類的禮物,因為運動的關系,她從來不戴那些,也并不太在乎裝扮自己。看著這個既陌生又散發著耀眼光亮的東西,希度一時有點出神。

白易辰以為她有點失望,解釋道:「以現在我的狀況,還不到可以買鉆戒的程度......只是希望我不在的時候......希度呀,以后一定會補給你,約定。」說著翹起小拇指做出拉鉤的動作。而希度直接吻上他的嘴唇,她怎麼可能不喜歡,「誰說要鉆戒了?白易辰,我...只要擁有你。」

Dear媽媽:是我,易辰。

我們希度是不是特別惹人疼愛?

我知道您擔心我去美國當特派員的事,但是請放心吧,我一定會克服創傷,成為真正的記者,平安回來。因為我不幸的盡頭,有希度在等著我,擁抱我。

您曾說過吧?深愛著對方、給予尊重、讓彼此變成更好的人,找到那種伴侶才是真正成功的人生。

我確信我已經找到了。

9、我們去看海吧!

池升婉和她堂哥池成鉉PD敲定了浦項拍攝日程,希度和白易辰也協調好時間,把敏彩交給申在京女士照看。宥琳和智雄本來時間也比較自由,除了備婚也沒什麼大事要忙,于是欣然決定五人幫一起去浦項,看希度拍攝綜藝。

白易辰也很久沒回來浦項,自從他回韓國后,很快就把爸媽和弟弟接到首爾住了,雖然只是小小的一間公寓,也是電視臺給特派記者的歸國優待,一家人能夠團聚,白易辰已經心滿意足。

這次回來浦項,他的心境又明顯地不同了。還記得那一年他和希度的短途蜜月旅行,那時他的心情既有新婚的激動幸福,也有對即將離別的不舍擔憂。但是此刻他的內心非常的安定、平和又富足。

希度拍攝的時候,礙于周邊都是電視臺的人,白易辰不便出現,怕會引起議論猜測。他就獨自一人這里走走,那里逛逛,曾經熟悉的街道、市場、燈塔,都充滿了回憶。

下午拍攝休息時間,希度才溜出來找白易辰,他正坐在沙灘上,看著遠處沖浪的男人,他來的時候,那人正在波濤上跳躍,過了一會兒風靜了,那人又趴在沖浪板上隨著波浪漂浮,悠然的樣子讓白易辰不禁看得入迷,他何時享受過那種自由呢?

白易辰甚至不知道希度是什麼時候坐在他身邊的。沖浪的男人終于結束了享樂時光,夾著沖浪板向沙灘走來,走近時希度突然看清了對方的臉,先是「哦?」了一聲,然后揮手大聲和對方打招呼:「洪班長~」

被稱為洪班長的人也看到了希度:「嘿!希度!」他沖希度微笑,露出好看的酒窩。

白易辰本能地突然警覺起來,莫名的敵意涌上心頭,眼前這個人他根本就不認識,他為什麼要對希度說平語?還一副很熟的樣子。

「誰啊?」白易辰歪頭問希度,語氣略不爽。

「哦,上午拍攝的時候認識的,大家都叫他洪班長。」

「做什麼的人?」白易辰皺著眉追問。

「不清楚誒,好像什麼都做?上午他幫忙搬道具,中午又送中餐廳外賣。」希度說完,起身去找洪班長說話了,白易辰坐在原地獨自氣鼓鼓,他豎起耳朵聽,因為距離和大海的聲音,他只聽到「聚餐」這兩個字,光是這兩個字已經讓他開始吃醋了!

晚上回房間白易辰還是想著這事,心里不痛快。希度從背后湊過來,跳上他的背,掛在他身上,長發蹭得他的脖子癢癢的,心也跟著癢起來了。

「呀!白易辰,你怎麼了?你不會在吃醋吧?」希度看著他變紅的臉,咯咯笑起來。

「我沒有。」白易辰毫無說服力的反駁讓希度覺得他超可愛。

「什麼呀~你真的在吃醋?」希度忍不住又想逗他,「白易辰,真的不理我嗎?那我下來咯?」

白易辰轉身一甩,希度就被甩在柔軟的大床上,她大叫一聲「呀!白易辰」剛想起身打他,就被他抓著手腕制住雙手,一下子按回去了......

隔天早上兩人都睡過頭,要不是升婉打電話來提醒希度拍攝時間,差點就誤了正事。

到了拍攝現場,希度隱約聽到有工作人員小聲議論著和她有關的話題,直覺告訴她可能和白易辰有關。趁著待機時間,希度悄悄把升婉拉到一邊詢問是不是發生了什麼。

一向處變不驚的升婉表情也有點為難,環顧四周后對希度說:「我們的工作人員昨天看到你跟易辰前輩在沙灘上的樣子了,好像是認出了易辰前輩......對不起希度呀,給你們添麻煩了。」

「又不是你的錯,升婉吶,我先和白易辰商量一下。」希度拉著升婉的手說。

隨后升婉提出了一個建議:「雖然以我的立場,說這樣的話像是為收視率以公謀私......但是我的想法是......不如你們趁這個節目主動公開結婚的事。」

希度在和白易辰的通話中,如實轉答了升婉的提議。有點意外的是,白易辰幾乎沒有猶豫地直接說:「我們就公開吧!」

當初他們也不是故意選擇隱婚的,那時的白易辰還不是知名主播,只是普通的外派記者,而希度除了比賽拿金牌時露面之外,申在京女士不想讓希度的私生活過多曝光在大眾的目光之下。

「比起被記者添油加醋不實報道,還不如由最了解真相的我們自己出面說明。」經過宥琳歸化報道事件,白易辰現在深諳新聞的最佳處理方式,他已經不是過去那個逃避的白易辰了,正面突破,是他從希度身上獲得的信念與處世之道。

10、我們不留遺憾地去愛吧

白易辰去美國的日子臨近了,某一天臨睡前他一如往常地抱著她,擠在她小小的單人床上,問道:「希度呀,你還有什麼想做的事嗎?」

「有很多呀,冬天一起淋雪、春天一起賞櫻、夏天一起玩水,秋天......」希度思索著,「對了,我要做那個!」

「嗯?」

「拍大頭貼!」希度伸手去捏白易辰的臉頰,「竟然和敏英拍了大頭貼呢,多恩呢?跟多恩有沒有拍?」

白易辰任由希度捏臉,裝傻著:「敏英是誰?多恩又是誰?我的初戀,是羅希度呀!」

說完又把她抱得更緊,輕輕拍著她的肩膀,像哄寶寶一樣:「好啦,我們明天就去拍大頭貼!」

在他的懷抱中,她很快就被哄睡了。

半夜,睡夢中的希度突然發出低沉的夢囈聲,還反復叫著白易辰的名字。

白易辰聽到呼喚立馬醒了過來,他看到希度在夢中眉頭緊鎖、眼角濕潤,她的手緊緊地抓著他的衣角,一定是做噩夢了!白易辰搖晃了兩下她的肩膀,溫柔低沉的聲音輕輕叫著:「希度呀,希度呀,醒醒~」

希度被他搖醒,她睜開眼睛,泛著淚花的眼睛在黑夜中亮晶晶的,比星星還要亮,她眨眨眼,看著他就在眼前,這才平復下來,然后又鉆進了他懷里,將頭整個埋進他胸前,雙手緊緊地環抱。

「白易辰,你一步都不要離開我。」希度用微微顫抖的聲音說。

「我在呢。」白易辰閉著眼,輕輕撫摸著希度的頭髮,溫柔地安撫她,「做了什麼噩夢?希度呀...」

「我夢見......我們分手了......我說了一堆狠話就走了,把你一個人丟在隧道里......」希度說到隧道時哽咽了。

「哎呦,我們希度,只是噩夢而已呀。」

「夢里我走著走著,又后悔對你說了那些話,我想回去找你,轉身大叫你的名字。結果卻跑到了墓地,我看到爸爸的墓前,媽媽跪在那里,旁邊是13歲時候的我。我走上前,媽媽卻認不出我,問我是誰?我說‘我,希度’,媽媽的眼神瞬間變得有些凄涼,那個13歲的我也用陌生又奇怪的眼神盯著我,還是那是失望的眼神呢?我不清楚。」

希度在白易辰懷里扭動了一下身子,繼續講述她的夢:「奇怪的是,墓碑突然變成了一面鏡子,我看到鏡子里我的臉,不是我的臉。你知道吧白易辰?那種感覺...我知道那是我自己,但是長相完全是另一個人的樣子。」

「嗯,我知道。」白易辰應答的聲音讓希度感到安心。

「鏡子里的我變得很老,臉上就好像寫了‘不幸’兩個字,那種表情,是我第一次見到的表情,原來我老了,會露出那種表情嗎?這時候,媽媽突然叫我的名字,她認得出我了,我轉過頭來看向她,背景又變成了我們家。她問說:‘金女婿什麼時候回來?’,我楞在原地,想金女婿是誰?」

白易辰接話:「什麼呀?金女婿?」

「我也不知道是誰,媽媽的語氣變得有點悲傷:‘找一個常年在外的男人結婚,是你的反抗嗎?為什麼要重演不幸呢?’媽媽看著我流下了淚水。這時候,燦美教練拿著一顆蘋果突然從我家門口進來,教練對媽媽大聲指責:‘你不知道為什麼嗎?因為她還是那個活在13歲的孩子!’真是奇怪的夢,對吧?白易辰。」

白易辰沉思中。

希度還沒講完:「燦美教練和媽媽大吵一架,然后把蘋果拋給我,我本能地想要用劍去接,可是我手里根本沒有劍。教練說,‘答案不在這里,而在你的意志,羅希度。’說完她甩門而去......然后我就醒了。」

希度從白易辰胸前抬起頭來看他:「你睡著了嗎?白易辰。」

黑暗中他低頭看著她的眼睛,「沒有,只是突然很心疼,想象那種情況的話。」

「我連想象都沒法想。我討厭這個夢!」希度斬釘截鐵地說。

「我不會讓我們變成那樣的。」因為這個噩夢,兩個人都沒了睡意,白易辰聽希度說過關于13歲的記憶,雖然現在她已經和媽媽和解,但心里的印記總是不容易消失的。

「希度呀,要不要我試著解你的夢?」白易辰突然提起話頭,「我以前取材的時候,采訪過一位有名的精神科醫生和他妻子,突然想起他們的故事。」

「嗯,我記得你跟我提過那個醫生來著。」

「沒錯,就是朱泠導醫生,那次取材的主題是心理創傷,當時取材很愉快也很順利,結束后他們跟我聊了不少私人話題,分享他們第一次見面的事來著。」

「所以呢?和我的夢有什麼關聯?」希度是急性子,好奇心也重。

「總之,那位醫生的妻子原本被朋友們稱作‘渣男磁鐵’,因為她總交往到渣男。然后他們第一次見面的那天,朱泠導醫生非常莽撞又無禮地分析了她為何被稱作渣男磁鐵。可以說是一種職業病?因為在精神科工作。忍不住分析別人......」

「為什麼為什麼?」這個話題完全勾起了希度的好奇心。

「朱泠導醫生對當時第一次見面的妻子說了這樣的話:‘其實是你只吸引那種人,重演自己遭遇過的不幸(酗酒的父親)之后,你想著這次要好好克服,這次你就會跟酒鬼交往,想要讓他戒酒。你能重演不幸,但是不曾學過該如何克服,那麼造成你有重復的強迫癥。’」

白易辰借此開始分析希度的夢:「如果13歲是你的心結,是你的成長痛,為了不幸不再重演,克服就成了唯一方法。和你身邊是誰無關,關鍵在于你的‘意志’。就像你對待擊劍的意志,勇氣、熱愛,執著、不輕言放棄,教練在夢中就是你這些意志的化身。你的意志,可以克服所有的不幸。」

某些時刻希度會突然意識到白易辰是個真正的「大人」,就像現在。

在希度眼中,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白易辰什麼都懂,并且總是努力讓自己做到最好,或許從他們一開始相遇的那個夏天起,他已經是這樣了。

「那醫生的妻子后來是怎麼克服的?」希度問。

希度果然是個一點就通的孩子,白易辰摸摸她的頭說:「醫生的妻子說了一句話,‘讓某人走進你的心,就表示你的心,出現了一個容易受傷的角落,明知如此卻還是不愿放開對方的手。我不想受傷,然而我想變得幸福。’希度呀,不管怎麼樣,我們都不要放開彼此的手,好嗎?」

希度點點頭,兩人又緊緊地擁抱著。

「我愛你,以所有方式。」白易辰在她耳邊輕聲說道,「我們就不留遺憾地去愛吧,希度呀。」

- END-

注:這篇同人小說中有一些夢幻聯動。

池成鉉PD和洪班長是 《海岸村恰恰恰》里的人物,一部治愈系浪漫喜劇;朱泠導是 《你是我的春天》里的人物,導演就是2521鄭志賢導演呦,是從內心深處找出創傷記憶并治愈的一部小眾劇,很適合做「復健」~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