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一曲燃爆整個2021,年僅19的怪物新人,「自卑感」才是她的音樂動力?

漫果儿 2022/01/24

「我想等喜歡上自己了,就隱退。」

2020年10月23日,Ado在環球音樂以《煩死了》正式出道。該歌曲成為了貫穿2021一整年的話題,可以說是形成了社會現象的大熱門。

「雖然有過‘播放量能有1000萬次就好了’之類的對于成功的模糊概念,但是真的沒想到會變成這樣。而且現在僅一首歌的播放次數已經破了億。當時的感覺就是‘誒?誒?’……真的,到現在都還沒有實感呢。」

由于成了國民大熱,「煩死了現象」正朝著培育Ado的VOCALOID文化圈以外的聽眾擴散。也許是反其道而行,包括藝術作品在內,「《煩死了》= Ado個人」這樣的公眾形象也壓了上來。《煩死了》說到底是VOCALOID P的syudou作詞作曲的樂曲,而Ado是作為「歌手」演繹了那個世界觀的singer。

「唱《煩死了》的時候,我還是個高三學生。作為一個學生還無法理解這些能讓所有社會人感慨萬千的歌詞,所以想著從產生共鳴的‘憤怒’這一共同點出發,應該可以比較好地展現《煩死了》這首曲子。我覺得社會上的人們也會想,為什麼讓學生來唱。偶爾也會收到‘我是一個社會人,我深有同感’之類的評論,因此會感到‘啊,即便是身為學生的我,也能引發他人的共鳴啊’。syudou老師能為我寫出這麼厲害、這麼有力量的歌曲,我真的感觸頗深。」

小學開始的音樂之路

「我是從小學1年級左右開始,在父母的電腦上聽VOCALOID曲的。我感覺非常刺激,一開始會糾結于不是人唱的這一點,會問‘為什麼是這樣的?’(苦笑)。而且不只是由機器演唱,它還可以形成VOCALOID類的角色,初音未來和鏡音玲·連等等,他們充滿了藝術家的魅力,我非常喜歡。」

Ado剛剛知道已成為她的頭銜和人生轉捩點的「歌手」的存在,是在她小學高年級的時候。

「人類‘歌手’可以輕鬆地用有魅力的聲音唱出VOCALOID才可以發出的高音,以及在音樂領域都很難駕馭的旋律,著實嚇了一跳。而且,我沒有露臉,別人也不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我只用歌聲取勝。我也不斷地聽到大家說想知道我的真面目。雖然我什麼也不會,但如果不露臉,作為一個只用聲音吸引大家的‘歌手’開展活動的話,說不定會成功呢。」

2017年1月10日に、動畫共有サービス「ニコニコ動畫」へクワガタP「君の體溫」の「歌ってみた」動畫を投稿する。

2017年1月10日,Ado在視訊共用服務「niconico動畫」上傳了クワガタP的《你的體溫》的「試唱」視訊。

「跟現在比,以前的我可能更有一種莫名的自信。第一次投稿‘試唱’作品之後,就覺得‘我也還不錯嘛’(苦笑)。而真正讓我有自信的是,投稿了くらげP老師的《キライ・キライ・ジガヒダイ》的時候。我本身也能夠使用進攻性的唱法,正是因為如此,才真正開始了充滿張力的唱法。‘我或許無所不能!’,感覺那個時候的自己有點淘氣(笑)。」

Ado在「歌者」當中,特別尊敬的是Mafumafu。去年年末出演「紅白歌會」時,她特意以「歌手」的身份出場。

Ado甚至收到了Mafumafu提供的樂曲。Ado的新曲《心という名の不可解》(電視劇《白博士》的主題曲),就是由Mafumafu作詞編曲的。

等喜歡上了自己就隱退

Ado還在不斷努力,在《煩死了》之後,又接連推出了《レディメイド》、《ギラギラ》、《踴》大熱作品。之後,還發佈了成功出道後集大成的首張專輯《狂言》。對了解VOCALOID文化圈的音樂迷來說,這是一部夢幻般的讓創造者們彙聚一堂的作品,作為首張專輯,擁有精選盤一樣華麗的內容。

繼《狂言》發行之後,Ado今年4月將在夢寐已久的Zepp DiverCity(東京)舉辦首次個人演唱會《喜劇》。

「高中2年級左右的時候,我就突然想到,‘我繼續這樣活動下去好嗎?’。想著‘就這樣一直唱下去的話,豈不是要成為啃老族了,想要好好地做件大事’的時候,在YouTube的直播中,在200個聽眾面前,我說:‘我要在Zepp DiverCity舉行演唱會’。我想為了已經放出宣言的自己,以及還是小學生的自己,竭盡全力舉辦一場演唱會。」

「雖然到現在我也很討厭自己,對自己很沒自信,但是我也是從微小的希望和自信開始的。單純地喜歡唱歌和VOCALOID,並且一直堅持下去的話,也許有一天我會喜歡上自己。我把它託付給了未來。我因為我想等我喜歡上了自己之後就引退,所以應該還會在這條路上走下去。」

未來可期,期待Ado更多的優秀作品!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