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對BE的結局不滿意?《二十五,二十一》的另一種結局!致希度,滿懷愛意~

漫果儿 2022/04/13

1、祝賀你結婚。

「爸爸......「

「噓!「

「爸爸的臉......」

三歲的敏彩被教練抱在懷里,看到了神奇的玩具似的,身子一個勁兒往前探,伸出肉肉的小手指著媽媽面前的屏幕,發出稚嫩奶音。

「是的,我過得很好......雖然有些晚了,祝賀你結婚,羅希度選手。」白易辰不自覺地挑了下眉,這一幕被鏡頭敏銳地捕捉到了。

監視器前的助理PD疑惑地皺眉,心想:「什麼呀,剛會議上不是說羅希度選手不喜歡提及個人話題?叫我刪掉第5條嗎?」

下了新聞,白易辰走得匆忙,手機落在桌上,如果不是一直震動個不停,助理PD原本打算當作沒看到來著。

「白易辰主播!」他追到門口,「您的手機落下了,我想可能是重要電話!是羅希度選手打來的。」

白易辰摸了摸頭髮,略顯拘謹地笑了:「謝謝!辛苦了!」

「主播您也辛苦了,那...我告辭了。」

「好,明天見!」

手機執著地震動中,助理PD趕緊識相地走開,邊走邊嘟囔:「難道羅希度選手因為被提私人話題生氣了嗎?」

白易辰坐進駕駛座,關上車門,才終于接起電話:「羅希度選手?」

「白易辰主播!」電話那頭的聲調比平常更高,旁邊還有小孩子哭的聲音,「呀!白易辰!你精神不正常了嗎?怎麼能在新聞直播里說那種話?」

「我哪里說錯了嗎?羅希度選手?」白易辰捂著嘴忍笑。

「我們已經三個月沒見了!突然講那種話害我要哭了誒,你女兒也哭了,白易辰!」

「哎呦,是我的錯,我錯了!」白易辰用哄敏彩的聲音哄著希度,「要不我現在出發去機場?」

「我們三天后就回來啦!你明晚不是還要直播?.噢,對了白易辰,宥琳來了!這次我們會一起回韓國!你不許先告訴文智雄,是秘密!」

「好吧!在京前輩...呃...媽媽說這周日預定了餐廳,一起慶祝你拿金牌。」

「真的嗎?可剛剛通話時,她沒什麼反應,只說會議中就掛了。女兒拿了金牌,她依舊是大忙人一個。」白易辰從希度的語氣中聽出了抱怨。

「我剛才在電視臺碰到在京前輩,她整個人神采奕奕,跑來跟我說預約成功的消息,據說那間餐廳通常要提前一個月預約。」

「韓食?還是中餐?」希度的音調一拉高,白易辰就知道她此刻一定是兩眼放光的神情,「美國的炸魚漢堡我真的吃到快吐,敏彩卻吃不厭,不讓她吃還要鬧!突然好想吃炸醬面糖醋肉......白易辰,還記得我們幫你搬家那次,不是一起吃炸醬面配糖醋肉了嗎?」

「當然記得,就是你把我窗戶玻璃砸碎的那一天!晚上睡覺呼呼地漏風。」

「你怎麼只記得不好的?」

「那你怎麼只記得炸醬面和糖醋肉?」

「才不是,玻璃碎了,你一把就把我抱起來放旁邊,我還記得那個呢。」

「哎呦,做得好,我們希度呀。」

2、致希度:滿懷愛意。

希度呀,是我,白易辰。

申請紐約特派員的事,沒能提前和你商量,對不起。答應你一切都要分擔的我,實在是開不了口告訴你,那些日子我每晚只能靠藥物入睡,睡不了多久又從夢中驚醒,我整宿開著燈,那種時候就會發了瘋一樣想給你打電話,感覺自己又一次失敗了,我的新聞,好像只傳遞了不幸的消息。把不幸傳遞給你的可能,光是想到就讓我惱火。

被幸存者拒之門外時,我懷疑自己的采訪只會帶給他們二次傷害,看來我真的是個利用別人悲劇的人吧,他們的同事、家人、愛人在身邊死去,而我卻要問他們「現在心情如何」。我工作的一部分,就是反復提及人們心中不想觸及的痛。

從體育部轉到社會部,似乎是個愚蠢的決定。我怕有一天像傷害宥琳那樣傷害你,沒想到卻把你推得更遠,我還是傷害了你,希度呀。

在京前輩說她的愿望是人們都能停下手邊的事,看她的新聞,看著前輩帥氣的模樣,我也知道你為何能帥氣地成長了。我也希望,能成為無愧于你的、帥氣的大人。我的愿望是...我的新聞不會帶給任何人傷害。

但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我開始有了這樣的想法,傷害不可避免的話,我也可以成為讓他們振作起來的「堅定心志」,就像一直以來你對我做的那樣。記者能代替無助的人向世界追問、把事情的真相、遇難者、幸存者的故事告訴世界,只有留在這里,才能做到。

希度呀,你說過有時自私才是最大的體貼。我想成為真正的記者,無愧于自己,也無愧于你的人。結果我愚蠢到快要失去你了還不知道。

我知道我現在的話非常自私,但我們是絕對不能離別的關系,你的存在本身,就是對我的應援。

羅希度,我們結婚吧。

希度回到家打開紅色行李箱,一眼就認出了那張照片。照片下有一封信,上面寫著她的名字。

這是白易辰的行李箱!他回來了!

意識到這點的希度整個人彈了起來,穿著拖鞋跑到玄關門口,她想要沖去他家!打開門前的一瞬間卻猶豫了......他們有好幾個禮拜沒有聯系了,最后一次通話好像彼此心里都憋了一口氣,希度隱隱擔心信里會是不好的內容。

正站在門口猶豫時,突然,一聲短促的「叮」,門鈴響了。

希度打開門,他就站在面前。白易辰面容憔悴,眼睛紅紅的,他們彼此對視,互相都有種「失真」的感覺。

這是真的嗎?有的日子,希度會夢見白易辰騎車經過,把《浪漫滿屋》16冊丟進院子里。不是報紙,啊,這是夢。有的日子,白易辰就站在門口,像今天一樣。

「呀,白易辰!」希度帶著哭腔委屈巴巴地叫了他的名字。

白易辰上前緊緊將希度擁入懷中。

希度沒有問他為什麼突然回來,為什麼那麼久沒有聯絡。她聞到了他身上濃濃的煙草味,就什麼都知道了。

希度輕輕拍著白易辰的背,他的頭埋在她肩頸,臉頰緊貼著她的肌膚。涼涼的,他流下的眼淚,也沾上了煙草的味道。

3、我正在兼顧職場與私生活!

「白易辰說有速報耽誤了,剛從電視臺出來,會晚一點兒,讓我們先吃。」希度邊哄著三歲的敏彩,擦拭著女兒的餐具,邊跟申在京女士報告,表情毫無波動。

「現在你老公成了大忙人,你就不怪啦?當初我速報沒陪你去送修椅子,你就大呼小叫跟媽媽吵架。」申在京女士撇嘴,又搖搖頭。

「媽媽你現在去播速報的話,我也不會生氣的,現在我又不是18歲的孩子了。」

申在京女士:「我看你現在反而希望我去播速報,換你老公回來吧!」

希度照顧著餓壞的敏彩吃飯,自己卻一直沒動筷。20分鐘后,白易辰才風塵仆仆趕來,脖子上還掛著工牌,一來就為自己遲到而道歉:「前輩!希度呀對不起!」

「白易辰!怎麼又叫前輩?」希度嘟嘴,申在京女士見怪不怪。

「抱歉,媽媽!」白易辰趕快改口,順手摸了摸敏彩的頭髮,坐在希度身邊,親了她臉頰一下,寵溺地看著她笑。

見兩人對視得忘我,明明孩子都三歲了,還像新婚小夫妻一樣膩歪......申在京女士裝作不經意地「咳咳」了兩聲,「開動吧!」原來她也一直沒動筷,等待著女婿。

「祝賀你又拿到一枚金牌,羅希度。」申在京女士舉起酒杯,看起來有點威嚴,語氣和報道希度奪金的新聞時沒兩樣。

「祝賀你,希度呀!」白易辰也舉起酒杯,先和申在京女士碰了一下,她看向既是職場后輩又是女婿的白易辰。

「你!新聞我看了,不要在報道中夾帶私心。」白易辰一聽就意識到申在京女士是在教育他不該在新聞上說「祝賀你結婚」那句。

「我錯了前輩!對不起!」白易辰放下酒杯,恭恭敬敬地低頭認錯。

「你們總有一天會公開,觀眾到時會感覺受騙的,你作為主播,國民度就不要妄想了,連你報道的新聞可信度也會受影響。」申在京女士忍不住在飯桌上化身職場前輩指點。

白易辰依舊恭順地應答、道歉。一旁的希度站出來打斷:「媽媽!不是說好了嗎?在家庭場合不能把白易辰當成下屬對待!何況白易辰現在也是名主播了!」

希度稍有激動,聲調就會提高許多,像是隨時準備吵架的樣子。白易辰馬上拽拽她的袖子,湊近低語:「我正在努力兼顧職場與私生活中,理解一下,希度呀。」

4、先求婚的人?

不知道擁抱了多久,可能是抱得太緊了,希度感覺脖子仰得有點難受,她拍拍白易辰胳膊,他才放松了一些,似乎也找回了一絲現實感。

現在白易辰才有機會好好端詳希度的臉,她也滿眼淚光,珍珠一般的淚水從她飽滿的臉頰上滑落,像是損失了昂貴的珍珠似的,他甚至想要伸手接住。

白易辰的大手捧著希度的臉,她半張臉都被他包裹著,他用大拇指擦去她的眼淚。兩人都哭著,這珍貴的一刻,不知道盼了多久。

慢慢平復下心情的兩人,沿著家外的圍墻散步,不知不覺走到隧道。現在已然是深秋,隧道外的景色失去了鮮綠,也并未染上金黃,看起來只是枯枝敗葉一地荒涼。

「希度呀。」白易辰終于開口說話,他的聲音變得有些嘶啞,不知是因為剛剛哭過,還是吸了太多煙的關系。

「白易辰,我們......」希度停下來。

「希度呀。」他又一次呼喚著她的名字。而她下句話卻令他驚訝,他一字一句都聽得清清楚楚。

「我們結婚吧。」希度堅定地看著白易辰,「我,要擁有你。」

白易辰愣住:「或許,你看信了嗎?」

「還沒。」希度搖頭。

這到底算誰先向誰求婚呢?白易辰心想,信是自己寫的,但她還沒讀過,先開口求婚的卻是她......羅希度永遠會做出乎意料的事,但出乎意料就是她的特質。

希度繼續說:「上次我們通話,你說了申請特派員的事。其實那之前,我從媽媽那里聽說了。原本我有點難過你怎麼沒先告訴我,無論什麼決定,你應該第一個告訴我對吧?」

「是的。」白易辰低下了頭。

「我擔心我的應援再也無法觸及到你。」希度停頓了一下,「那天,你那邊還是凌晨吧,我還說了你醒得那麼早,后來我想到,你應該是一夜沒睡吧。光是聽你的聲音,我就好像看到了你。一定受了很多苦吧!可是我不管在電話里說什麼,都顯得輕飄飄。比起實際上遙遠的距離,我更擔心這點。」希度說著說著又流淚了。

白易辰再次抱住她,大手輕撫著她的頭髮,一下又一下,他低沉而嘶啞的聲音哽咽著:「謝謝你,希度呀。我真的,真的很想你。」

「那天我翻了以前的日記,白易辰,還記得你不告而別的那個冬天嘛?」兩人依舊擁抱著,希度在他耳邊輕輕地說。

「嗯,那時候讓你等了很久《浪漫滿屋》16冊。」白易辰的聲音現在才顯得輕松一些了。

希度看不到白易辰此刻的表情,她又接著說:「你知道那時候我在日記寫了什麼嗎?雖然我很氣你不跟我商量美國工作的事。但我也有一直沒告訴過你的事。」

這時白易辰才松開一些,但兩人仍處于擁抱的姿勢,只是上半身稍微分開,他十指緊扣攬著希度的后腰,搖搖頭沖她微笑了一下,雖然是滿滿苦澀、充滿煙草味的笑。

這個姿勢下希度的手環抱不了他的腰,就抓著他大衣兩側,說:「我在日記里寫說,我們疲憊的時候,就盡情地感到挫折,盡情地感到悲傷吧,接著再一起振作起來,即使不再彼此身邊,也要一起振作起來。我會成為讓你能重新振作起來的堅定心志,我一定會讓這件事成真。」

白易辰靜靜聽著,兩行淚水順著他因憔悴而更加窄長的臉頰滑到下巴。

5、白家日常

「敏彩睡了嗎?」希度回家,第一句話就是這個。

這次出國比賽,她沒有帶上敏彩。因為白易辰久違地休年假,有人在家帶孩子,總比跟著東奔西跑得好。上次帶去舊金山,實在是把希度累壞了,80%時間都是拜托教練照看敏彩。教練嘴上說不要給希度女兒當「保姆」啦,這次沒見到竟然還失落了。

白易辰上前接過希度的行李箱,依舊是紅色行李箱,希度不知道對她的行李箱做了什麼,已經磕掉了三個輪子,現在是把他的那個搶來用了,反正他從美國回來后,就基本用不到了。

「早就睡啦!睡前一起看了你的比賽轉播呢。敏彩還指著電視問,哪個是媽媽?她大概覺得穿著一樣又都蒙著臉吧。」說起敏彩的趣事,白易辰又笑意盎然,「不過小家伙好像隨你,有點運動天賦的樣子?她還站在沙發上模仿擊劍的動作來著。」

「敏彩還不到4歲,好像太早了,如果她長大一點說要練擊劍的話,我絕對無條件支持。」希度抱抱白易辰,她看起來很疲憊,幾乎整個人掛在他身上。如果不是擔心敏彩一個人在家睡覺不安全,白易辰說什麼也打算去機場接她回家的。

洗完澡的希度爬上床,白易辰靠在床頭,肚子上放著筆記本電腦,他戴著眼鏡正入神地看著什麼。「希度呀,睡了嗎?」

「嗯,我感覺自己全身都要散架啦白易辰。」希度困得眼睛都睜不開、臉頰鼓鼓的樣子,在白易辰眼中格外可愛。

他扣上電腦放在床頭柜上,順手關了臺燈,鉆進被子抱著希度,一只手給她當枕頭。就像曾經擠在狹窄的閣樓出租屋地板那樣,手被壓得血液不流通是常有的事。雖然現在換成了雙人床,白易辰依舊喜歡這樣抱著希度睡,不過偶爾她也會嫌太悶了,說著很熱把他推到一邊,冷的時候又像只小貓一樣蹭進他懷里。

「希度呀,我們,要不要補拍婚紗照?」白易辰摸著希度的頭髮說,「不,干脆一起補辦婚禮怎麼樣?我們結婚之后我不是就去美國了嘛,回來之后又太快有了敏彩。」

希度突然來了精神,睜開眼睛:「啊,沒錯,加上那時我還因為手傷做復健,根本沒空想那些。」

「那我們趁今年,正好比賽也告一段落了。剛剛看了不少婚紗攝影師的主頁,明天再跟你看好了。現在快睡吧,辛苦了,我們希度呀。」說完,白易辰又把希度的頭往自己的方向攬過來,在她額頭上輕輕一吻當做晚安。

6、絕對不能分手的關系。

希度回到家才讀到白易辰的信。原來他們對遠距離有過同樣的擔憂,在逆境中難免會疲憊,也會患得患失,但「堅定心志」是他們最后的底線:我們,是絕對不能分手的關系。

結婚的消息是孩子們聚在升婉家閣樓時,希度先宣布的。宥琳結束了比賽暫時回到韓國,五個人久違地又聚在一起,聽到這個好消息,宥琳「哇」地一聲叫出來,說著:「太棒了!祝賀你們,希度呀。」

文智雄也說著「祝賀」的話但表情有點意味深長,好像在思索自己也要努力跟隨前輩的步伐了,暗暗下定決心的小表情。升婉是其中最鎮定的一個,好像她早就料到這一天似的,痛快地提出開一瓶燒酒慶祝!

五個人一起喝著燒酒,聊起了之前去海邊的事,升婉開玩笑地提起:「你們記得嗎?希度和易辰前輩說要去買飲料,結果好久都不見人影的事?」

「我知道我知道。」宥琳舉手搶答,「當時我們倆還一起去找他們呢,叫文智雄盯著攝影機。結果發現了有趣的場面!」

希度和白易辰的表情瞬間變得害羞了,文智雄來了興趣:「什麼什麼?你們怎麼都不告訴我呀?

升婉和宥琳對視而笑,說:「我們看到了希度和易辰前輩擁抱的畫面!就在沙灘上!」

「沒錯!那里不是有個紅色的電話亭嗎?」

「是易辰前輩主動的,我看到了!」兩個女生興致勃勃地描述當時的場景,文智雄聽得入迷,一旁兩位當事人的臉通紅。

最終白易辰不得不出來收拾場面,他擺出大人的樣子:「孩子們!這麼晚了你們還不回家嗎?」

升婉識趣地起身,也給宥琳智雄使了個眼色:不要打擾小夫妻了。

走之前,智雄問:「易辰哥,你什麼時候要再去美國?走之前再見一面吧!」

「大概一個月后吧,這邊還有不少要完成的事。」白易辰說完有些緊張地看向希度,但她的表情并無異常。

「好,我們走啦!」宥琳把沒眼色的智雄拽走。

孩子們走后,希度和白易辰默默地整理喝完的燒酒瓶與零食包裝,兩人不知為何有點尷尬,希度向白易辰求婚之后,這還是兩人第一次獨處。

收拾完地板,白易辰迅速把床鋪好,拍拍枕頭,說:「希度呀,到這里來。」

希度像一只小貓乖乖鉆進被子里躺下,摟著白易辰的腰,兩人相擁而臥。白易辰摸摸希度的頭髮:「希度呀,親愛的,謝謝你。以后我不再跟你說對不起了,我會說,謝謝你理解我,謝謝你等待我,謝謝你愛著我。」

白易辰低頭溫柔地親吻了希度的額頭。希度抬起頭湊上去吻了他的嘴唇,是熟悉的、屬于白易辰的味道,回來了,她深深地陷入了那個味道。

「白易辰。」希度輕聲叫著他的名字。

「嗯?」白易辰半夢半醒地回應。

「回答我一個問題,如果你答對了,我才能真的放你去美國。」希度捏了一下他的臉,他睜開眼睛。

「問你呦,白易辰,羅希度,A套餐,很好吃。你還記得嗎?」

「左手臂有淤青、歪斜的羅希度名牌,紫色的大腸發圈,然后,把我的名片貼在額頭上。我的回憶是這樣子的。」白易辰半閉著眼睛,又把希度的頭攬過來,輕輕在她額頭印上一吻,「晚安,希度呀。」

-END-

第一次寫同人小說

在原劇的基礎上改編創作自己的結局

純屬自娛自樂,圈地自萌

希望能有一點點安慰

對羅希度白易辰滿懷愛意的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