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要給悠仁鋪路到什麼地步?若悠仁親王因特殊進入東大,日本皇室恐失去民心!

漫果兒 2022/03/04

悠仁為何非要鐵心上築波大學附屬中學呢?其實他最終的目標是進入日本最高學府東京大學,從而成為日本歷史上第一位東大出身的天皇。

日本媒體猜測:「悠仁升學進入築波附中是他母親紀子妃和雅子皇后的對抗」。雖然按照皇室傳統,愛子公主結婚後會脫離皇室,但是就現階段而言,天皇家的獨女不僅在地位上高于悠仁親王,而且學習成績優異,在各項公務和宮中慶祝活動中也有不俗的表現,這不僅讓「愛子天皇待望論」盛行,也讓秋筱宮一家憂心忡忡。

所以,爭強好勝的紀子妃明裡暗裡在和雅子皇后一家較勁,而她獲勝的最大籌碼就是自己不惑之年生下的兒子悠仁親王。

強烈的「上進心」讓紀子妃走火入魔

有上進心本身是一件好事,但是凡事都有個度,超過這個度就會適得其反。

在「愛子天皇待望論」盛行的背景下,紀子妃強烈地想要證明自己的兒子悠仁比愛子更適合當天皇,而較量的重要砝碼就是「學歷」。要知道德仁家的愛子公主也曾表示過想要考東大,只不過後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還是選擇了學習院大學。

在日本民眾普通能夠接受女性天皇的背景下,紀子妃認為良好的教育背景能讓悠仁獲得更好的勝算。

接觸過紀子妃的媒體直言,紀子妃是一位有強烈「上進心」的人。當年秋筱宮文仁親王向她求婚後,她用幾近瘋狂的言行向閨蜜表達了她的狂喜,就像是一位灰姑娘握住了跨越階層的救命稻草。

進入皇室後,她故作溫婉了幾年,但是在生下皇室獨苗悠仁後,她埋藏在骨子裡的「上進心」又活躍了起來,如何打壓雅子皇后似乎成了她活著的意義。

長期活在雅子陰影下的紀子妃「自卑心」作祟

與哈佛大學畢業、東大求學期間就被外務省錄取的雅子皇后相比,父親只是大學教授、被戲稱為「3LDK王妃」的紀子不免在家世、學歷上感到自卑。

另外,作為親王妃(皇嗣妃)的紀子,她在日本皇室的待遇肯定比不上作為太子妃(皇后)的雅子,所以,長期地位上的不對等、待遇上的不公平也讓紀子妃心生不滿。

生下皇孫,與雅子互換人生

如果說曾經的日本皇室因為雅子妃而「虧待」了紀子妃,那在2006年9月悠仁親王出生後,這一切都發生了逆轉。

2015年,明仁天皇生日前夕,美智子皇后不僅當眾斥責雅子妃,還用嚴厲的口吻批評小河田家,還明確支持小和田家不是皇室特殊的存在,不能享受特殊待遇。

與對待雅子妃的嚴苛不同,面對紀子妃時,美智子像是變了一個人,不僅輕聲細語,還對紀子妃的娘家川島家格外照顧。

悠仁出生這十幾年,紀子妃靠著這棵皇室獨苗威風八面,用皇室的人脈為娘家謀福利。

國民需要的是與民眾同甘共苦的天皇,不是上東大的天皇

如果悠仁親王有考東大的能力,國民自然不會反對他靠實力上東大,但是如果沒有,卻硬生生的靠關係擠掉普通人家孩子的飯碗就說不過去了,畢竟未來的天皇不需要經歷殘酷的社會競爭,而普通人是需要通過學歷這塊敲門磚找工作的。

紀子妃想要讓兒子成為東大出身的天皇不過是基于自己的嫉妒心,說好聽點是上進心。紀子妃自己學習院大學畢業,而妯娌雅子卻是哈佛畢業,也曾在東大學習(考上外務省後退學),強烈的嫉妒心是她迫切想要一個能考上東大的孩子,真子和佳子已經大學畢業,所以只能寄希望于悠仁親王了。

只是,對于日本國民而言,天皇的「學歷」不重要,他只要品行端正,想民之所想、憂民之所憂就行了。

說白了,悠仁沒必要使勁渾身解數上東大,如果和升入築波附中一樣通過特殊途徑達到目的,只會讓日本民眾更加討厭這一家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